APEC谅解备忘录

编辑 锁定 讨论999
亚洲太平洋经济合作组织,简称:亚太经合组织(Asia-Pacific Economic Cooperation,缩写APEC /'æpek/)是亚太地区最具影响的经济合作官方论坛。
1991年11月,中国以主权国家身份,中国台湾和香港(1997年7月1日起改为“中国香港”)以地区经济体名义正式加入亚太经合组织。
1991年10月,中国与该年度APEC高官会主席(韩国外交部部长助理)签署谅解备忘录,中国作为主权国家以“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名称、台湾和香港作为地区经济体分别以“中国台北”和“香港”(1997年7月1日香港回归后已改称“中国香港”)名称同时加入APEC,台湾的所谓“外长”和“副外长”不得与会,只能派与经济有关的部长与会。 [1]  台当局与韩国签署的《谅解备忘录》,也清楚地记载着台湾参加APEC会议的要求:只能派出与经济事务有关的“部长”出席APEC部长会议;“外交部长”和“次长”不得参加;台湾在APEC的使用名称为“CHINESETAIPEI”(“中国台北”,但台湾译为“中华台北”)。 [2] 
中文名
APEC谅解备忘录
签署时间
1991年

APEC谅解备忘录简介

编辑
1991年,中国同APEC签署《谅解备忘录》,明确台湾和香港作为地区经济体,分别以“中国台湾”、“香港”(1997年后改为“中国香港”)的名称加入APEC。台当局与韩国签署的《谅解备忘录》,也清楚地记载着台湾参加APEC会议的要求:只能派出与经济事务有关的“部长”出席APEC部长会议;“外交部长”和“次长”不得参加;台湾在APEC的使用名称为“CHINESETAIPEI”(“中国台北”,但台湾译为“中华台北”)。
当时,台湾方面在签署备忘录时作出了三项承诺。第一,由于APEC属于经济体性质,所以台方同意用“中国台北”的名义加入,而不用“中华民国”的名义;第二,台方同意参加部长级会议的代表是“经济部”负责官员;第三,台方“外交部”参与会议的代表则以资深官员(司长)为主。按照这个惯例,台湾与会的代表向来是“经济建设委员会主委”或“经济部长”,台湾行政部门副院长”或更高级别的官员都不能参加。 [2] 

APEC谅解备忘录强调

编辑
关于台湾方面宣布APEC出席人选事,国台办发言人安峰山10月5日应询表示,这个问题我们的立场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即台湾方面人士出席APEC相关活动,应符合APEC有关谅解备忘录的规定。 [3] 

APEC谅解备忘录历次会议

编辑
年度日期主办地中央政府出席人员中国香港出席人员中国台湾出席人员
1993年11月20日美国西雅图江泽民麦高乐萧万长
1994年11月15日印尼茂物江泽民麦高乐萧万长
1995年11月19日日本大阪江泽民曾荫权辜振甫
1996年11月25日菲律宾苏比克湾江泽民曾荫权辜振甫
1997年11月25日加拿大温哥华江泽民董建华彭淮南
1998年11月18日马来西亚吉隆坡江泽民董建华江丙坤
1999年9月13日新西兰奥克兰江泽民董建华江丙坤
2000年11月16日文莱斯里巴加湾江泽民董建华彭淮南
2001年10月21日中国上海江泽民董建华彭淮南
2002年10月26日墨西哥洛斯卡沃斯
江泽民
董建华李远哲
2003年10月21日泰国曼谷胡锦涛董建华李远哲
2004年11月20日智利圣地亚哥胡锦涛董建华李远哲
2005年11月18日韩国釜山胡锦涛曾荫权林信义
2006年11月19日越南河内胡锦涛曾荫权张忠谋
2007年9月8日澳大利亚悉尼胡锦涛曾荫权施振荣
2008年11月22日秘鲁利马胡锦涛曾荫权连战
2009年11月14日新加坡胡锦涛曾荫权连战
2010年11月13日日本横滨胡锦涛曾荫权连战
2011年11月12日美国夏威夷胡锦涛曾荫权连战
2012年9月8日俄罗斯符拉迪沃斯托克胡锦涛曾荫权连战
2013年10月5日印尼巴厘岛习近平 [4]  梁振英萧万长
2014年11月5日中国北京习近平 [5]  梁振英萧万长
2015年11月18日菲律宾马尼拉习近平 [6]  梁振英萧万长
2016年11月20日秘鲁利马习近平 [7]  梁振英宋楚瑜 [8] 
2017年11月越南岘港 [9]  习近平 [10]  林郑月娥宋楚瑜 [8] 

APEC谅解备忘录背景资料

编辑

APEC谅解备忘录APEC简介

亚太经济合作组织是亚太地区的一个主要经济合作组织。1989年1月,澳大利亚总理霍克访问韩国时建议召开部长级会议,讨论加强亚太经济合作问题。经与有关国家磋商,1989年11月5日至7日,澳大利亚、美国、加拿大、日本、韩国、新西兰和东盟6国在澳大利亚首都堪培拉举行亚太经济合作会议首届部长级会议,这标志着亚太经济合作会议的成立。1993年6月改名为亚太经济合作组织,简称亚太经合组织或apec。
自1989年起,亚太经合组织每年举行一次由各成员外交和经贸部长参加的年会,并召开3至4次高级官员会议,还可就某一专题举行部长级特别会议。
1991年11月,在韩国汉城举行的亚太经济合作组织第三届部长级会议通过了《汉城宣言》,正式确定亚太经济合作组织的宗旨和目标是:相互依存,共同受益,坚持开放性多边贸易体制和减少区域内贸易壁垒。
1993年1月,亚太经合组织于在新加坡成立了一个小型常设秘书处,负责该组织的日常事务性工作。
1991年11月,中国同中国台北和中国香港一起正式加入亚太经合组织。目前该组织共有21个成员:澳大利亚、文莱、加拿大、智利、中国、中国香港、印度尼西亚、日本、韩国、墨西哥、马来西亚、新西兰、巴布亚新几内亚、秘鲁、菲律宾、新加坡、中国台北、泰国、美国、俄罗斯和越南。
领导人非正式会议是亚太经合组织最高级别的会议。亚太经合组织首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于1993年11月20日在美国西雅图举行,会议发表了《经济展望声明》,揭开了亚太贸易自由化和经济技术合作的序幕。此后,领导人非正式会议每年召开一次,在各成员间轮流举行。

APEC谅解备忘录中国与APEC

对apec事物的主张
中国坚持认为apec是一个经济论坛性质的、集中精力开展区域经济合作的机构。中国坚持以“apec方式”作为apec合作方式和原则。这一方式承认多样性,强调自主自愿、协商一致、灵活渐进等原则。
中国支持在遵循开放和不歧视原则的基础上,积极稳妥地推动贸易投资自由化进程,促进多边贸易体制的健康发展。中国赞成在亚太经济合作组织范围内制定一个实现区域贸易和投资自由化的长远目标,以实际行动积极推进apec贸易投资自由化进程。中国敦促apec应该为维护各成员的利益、完善多边贸易体制作出应有的贡献。
中国重视经济技术合作,认为经济技术合作和贸易投资自由化是紧密结合的,应该相互促进,使apec合作的两个轮子一起运转。中国认为,要保证亚太经济的稳定持续发展,特别要加强科技交流、人力资源开发、基础设施建设等方面的合作,进一步改善投资和贸易环境。中国加入apec以来,在推动经济技术合作方面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中国主张apec关注金融问题。认为apec应当加强金融监管,善于根据实际情况确立金融政策,维护正常的金融秩序,防范金融风险。
加入过程
根据1991年中国与apec达成的《谅解备忘录》,中国、中国台北、中国香港成为apec成员。
参与apec事物情况
1991年11月,在汉城召开的第三届apec部长级会议接纳中国为apec成员。中国积极参与apec的事务,是90年代中国经济外交的重要举措。
中国加入apec以来,始终本着积极参与、求同存异和推动合作的精神全面参加apec各项活动,对apec近年来的合作进程发挥了积极作用。
1993年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创立以来,国家主席江泽民连续8次出席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每一次都在会上发表重要讲话,阐述中国参与亚太经济合作的重要原则,表明了中国改革开放、积极参与亚太经济合作的决心,同时也对apec的发展远景表明了中国的看法。中国外交部长和外经贸部部长共参加了10多次apec双部长会议,对apec的原则、活动范围和组织原则等提出了中国的意见和政策,产生了有力的影响;中国各专业部长参加了apec各专业部长级会议,为apec在专业领域落实apec领导人提出的各项倡议制定了具体的合作方针和政策。此外,中国国内apec协作单位积极参与各项活动,为apec的合作与发展作出了独特的贡献。 [11] 

APEC谅解备忘录台方狡辩

编辑

APEC谅解备忘录否认存在

2014年10月14日,台湾宣称“有关参加APEC经济领袖会议,台方并没有任何的谅解备忘录或书面协议;也没有相关口头承诺。”
台湾徐咏梅声称,“我们是APEC完整会员,当然‘国家元首’理应有参加经济领袖会议的权利,我们‘国家’也从来没有放弃争取‘国家元首’能够参加的权利,台方会持续制造有利条件,希望有一天‘总统’能亲自出席会议。”
媒体追问有无任何谅解备忘录与台湾参与APEC的限制或规定?徐咏梅称,“台方参加任何国际组织跟各方对相关事宜都有达成共识,比如以中华台北会籍名称参与等;但台方跟中国大陆没有达成任何协议。” [12] 
2016年9月14日,台发言人黄重谚表示,“我出席亚太经济合作会议(APEC)经济领袖会议(AELM),从未有所谓‘谅解录’的规定”。 [13] 

APEC谅解备忘录啪啪打脸

台湾否认APEC有‘谅解备忘录’,经不起反驳。翻查资料,1991年,中国大陆与APEC签署《谅解备忘录》,明确台湾和香港作为地区经济体,分别以“中国台湾”、“香港”(1997年后改为“中国香港”)的名称加入APEC。台湾当局与韩国签署的《谅解备忘录》,也清楚地记载着台湾参加APEC会议的要求:只能派出与经济事务有关的“部长”出席APEC部长会议;“外交部长”和“次长”不得参加;台湾在APEC的使用名称为“CHINESETAIPEI”(“中国台北”,台湾译为“中华台北”)。
当时,台湾方面在签署备忘录时作出了三项承诺。第一,由于APEC属于经济体性质,所以台方同意用“中国台北”的名义加入,而不用“中华民国”的名义;第二,台方同意参加部长级会议的代表是“经济部”负责官员;第三,台方“外交部”参与会议的代表则以资深官员(司长)为主。按照这个惯例,台湾与会的代表向来是“经建会主委”或“经济部长”,“行政副院长”或更高级别的官员都不能参加。
1993年6月,美国建议召开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后,中美就如何解决台湾方面与会问题进行磋商,最后达成“西雅图模式”,在APEC最高级别的会议中,进一步把台湾限定在“地区经济体”上。
自1991年加入APEC后,台湾经常在各级与会代表的职称问题上,与大陆角力,最后是大陆胜利,台湾失败。台湾否认APEC有“谅解备忘录”,会再次挑起争议,台湾的目是当然是想让台湾的“国家元首”出席APEC。这是做不到的,因为有“谅解备忘录”,还有“西雅图模式”,台湾无力挑战,现在挑起争议,只是浪费些口水而已。 [12] 
参考资料
展开全部 收起
词条标签:
人物